【betway必威官网】复活军国主义又进而,被申斥

  原标题:安倍内阁允许《教育敕语》做教材 复活军国主义又进一步

4月3日,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在记者会上,关于被视为战前战中教育基本理念的“教育敕语”表示,“在不违法《宪法》和《教育基本法》、且经过妥善考量的情况下,我们不会反对”,认为将教育敕语作为道德教材使用没有问题。教育敕语包含将军国主义正当化的内容,此番发言招致了在野党的强烈反对。   3月31日,日本内阁会议通过了“不反对在不违法《宪法》和《教育基本法》且经过妥善考量的情况下使用教育敕语”的政府答辩书。文部科学相松野博一也表示,“在经过妥善考量的情况下将教育敕语用于授课没有问题”。   教育敕语于1890年以明治天皇感想的形式发布。主要强调孝顺父母和良好的夫妻关系的重要性,自民党很多保守派认为(教育敕语是)“普遍性理念”。日本防卫相稻田朋美也在3月6日的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上答辩称,“应恢复教育敕语的核心部分”。   另一方面,教育敕语中包含将国民定位为“臣民”,要求在危急状况下勇于为国献身的内容,将为国献身的军国主义正当化。因此,参众两院在1948年以损害基本人权等为由,通过了教育敕语失效的决议。   此次的政府答辩书对于教育敕语的教材化仅限于不违法《宪法》和《教育基本法》的情况下,不允许向学生教授军国主义正当化的内容。菅义伟在记者会上表示,“教育敕语的法律效力已经消失。将其作为日本教育唯一的根本理念进行指导是不合适的”。   另一方面,在野党对于教育敕语在教育一线的复苏表示担忧。其原因是从2018年度开始教育敕语将正式成为小学的道德教材。   民进党干事长野田佳彦在3日的记者会上表示,“只看教育敕语的只言片语,可能有人会产生共鸣,但是其整体的核心思想是主权在君。必须谨慎讨论将这种思想作为教材是否合适”,对政府的应对表示了质疑。由于国会已表决教育敕语失效,野田佳彦还表示“这与政府此前的主张不一致”。   共产党书记局长小池晃也在记者会上批评称,“这是不正常的决定。教育敕语本来就违反了《宪法》和《教育基本法》。显露出当今安倍政权的危险态度”。

摘要: 日本安倍内阁日前通过一份国会答辩书,宣称不排除在学校教材中采用日本二战前的《教育敕语》。3月31日,日本文部科学省公布新版“学习指导要领”,在中学体育课程中,新加入日本军国主义时期日军作战训练的重要科目—— “拼刺刀”。日本教育近期频频出现的恢 ... 日本民众日前在位于东京的国会大楼外手举标牌集会示威,谴责安倍政府政策,并要求安倍辞职 日本安倍内阁日前通过一份国会答辩书,宣称不排除在学校教材中采用日本二战前的《教育敕语》。3月31日,日本文部科学省公布新版“学习指导要领”,在中学体育课程中,新加入日本军国主义时期日军作战训练的重要科目—— “拼刺刀”。日本教育近期频频出现的恢复“战前思想”的举动,反映出日本政治右倾化不断加剧,引起日本国内和国际社会的警觉。  企图“翻案” ——安倍政权再提《教育敕语》  《教育敕语》颁布于1890年,是明治天皇对臣民的训诫。它以天皇口述的形式提出了“十二种美德”,要求子孙臣民永远奉守。除孝敬父母、友爱兄长、夫妻和睦等内容外,其核心主张为“忠君爱国”,要求国民能够为“皇室的永存而献身”。战争期间,《教育敕语》被政府利用教导国民“奔赴战场,敢于为天皇奉献生命”,成为军国主义教育的支柱。  二战结束后,盟军下令禁止日本学校“奉读”和“神化”《教育敕语》。1948年,日本国会通过决议,废除《教育敕语》。《教育敕语》由此失效,并被《教育基本法》代替。  引发这部被废止的《教育敕语》再受关注的,是安倍内阁的防卫大臣稻田朋美。由于卷入森友学园“地价门”丑闻,她被起底曾对该幼儿园要求孩童背诵《教育敕语》表示称赞。在接受国会质询答辩时,她毫不讳言认为应该继承《教育敕语》代表的精神。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及其夫人安倍昭惠都对森友学园的右翼思想教育非常肯定。安倍昭惠不仅曾经出任森友新设小学的名誉校长,还在访问幼儿园时“为校方的爱国主义教育理念感动落泪”。  据《东京新闻》报道,时任文部科学大臣下村博文也曾在3年前的国会上称“《教育敕语》里面的内容有着跨越时代的普遍性。从这个角度来说,用作教材也是无妨的”。  招致批评——“‘拼刺刀’让人觉得恐怖”  这些言论遭到了在野党的批评。日本共产党议员大平喜信在众院会议上表示,不能将《教育敕语》作为道德教育的教材,应该告诉人们的是《教育敕语》是怎样把孩子们送上战场的历史。  就连自民党众议员船田元也看不下去,在博客中质疑政府允许将《教育敕语》用作教材的内阁答辩书,称《教育敕语》“被公认是一种战前军队和政府的思想统治工具”。“有很多民间故事和逸事可以作为道德教育的内容,看不出一定要使用《教育敕语》的理由。”  《教育敕语》风波未平,日本文部科学省又宣布,在新版“学习指导纲要”中学体育课程中加入“枪剑道”。  所谓“枪剑道”就是俗称的“拼刺刀”,是一种用木制刺枪来刺击对手咽喉、左胸等要害的武术。由于存在一定的危险性,训练时需要全身佩戴专用防具。“拼刺刀”原本是二战时日军日常训练科目之一。  文部科学省2月公布的新版中学“学习指导纲要”草案,并没有提到“枪剑道”。在草案征集意见期间,全日本刺枪术联盟向文部科学省体育厅提交申请,要求在纲要中新增该项目。目前,日本全国已有一所公立中学开设“枪剑道”。  纲要公布后,立刻在日本引发批评声浪。有日本网民说,“枪剑道”是一种“杀人武术”,将这种攻人要害的武术加入“学习指导纲要”的做法不妥。  日本新潟县知事米山隆一反对将“拼刺刀”列入中学体育教育。他说,柔道等纲要中提到的其他项目规则相对较为完备,竞技人口也相对较多,是公认的体育项目,而“拼刺刀”却不然,“只能说与时代不符,让人觉得恐怖”。  引发关注——警惕日本恢复战前价值观  专家认为,体现战前思想的《教育敕语》再次受到某些政权核心人物追捧,是近年日本政治右倾化的具体表现。基于对战争的反省,日本教育界战后长期将民主主义视为教育的基本原则之一,大学研究也自觉与军事目的保持距离。而安倍晋三2006年第一次执政后,就修改实行近70年、被视为教育宪法的《教育基本法》,强调“爱国心”教育。2012年再次执政后,又以教科书修订为中心推进“历史修正主义”。2014年修订“学习指导要领解说书”,将与中韩两国存有争议的领土称为“日本领土”明确写入教科书。在中小学历史教材中,删去了此前顾及战争受害国国民心情的“近邻诸国条款”。  《纽约时报》驻东京记者索布尔认为,虽然类似森友学园这样的教育机构在日本并不多见,却是日本政治和社会右倾化的象征,这在美国也引起了高度关注。  通过历史教育重新评价明治维新以来的日本近代历史,抛弃所谓“自虐史观”,是安倍政权推动修改和平宪法的前奏。安倍第二次上任后,每年以供奉“玉串料”即捐赠祭祀费的形式参拜靖国神社,并执意于2013年12月26日参拜靖国神社。2015年8月15日日本战败投降70周年之际,发表所谓安倍谈话,不承认侵略历史,而是将战争中日本对亚洲国家犯下的罪行,说成是在当时国际秩序推动下不得已而为之。  与此同时,安倍内阁还渲染周边国家威胁论,为扩充军备寻找借口。2014年7月,通过有关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宪法解释,变相摆脱和平宪法的束缚。2015年9月,不顾民众反对,国会强行通过新安保法相关法案,改变日本战后“专守防卫”的安保政策。  《朝日新闻》发表社论认为,安倍一直声称“摆脱战后体系”、自民党出台复古的宪法修正草案、稻田朋美从总体上肯定《教育敕语》,不能不视为是政府对战前价值观的回归。

betway必威官网 1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日媒称,安倍内阁会议决定,允许“在不违反宪法和《教育基本法》的形式下”将《教育敕语》作为教材使用。日本国会曾以“损害基本人权,令日本国际信誉受质疑”为由排除《教育敕语》,敕语一度销声匿迹。但到了第二届安倍政府时期,陆续有阁僚等人肯定《教育敕语》。

  据日本《朝日新闻》4月1日报道,《教育敕语》是1890年10月明治天皇颁布的,其主旨在于训诫臣民为君主效劳。《教育敕语》曾是战前和战中教育的根本理念。

  报道称,《教育敕语》贯穿以天皇为中心的国家观。也有人指出,其中“一旦缓急则义勇奉公以扶翼天壤无穷之皇运”这一句,与为天皇而献身的军国主义有关。

本文由betway必威发布于南海局势,转载请注明出处:【betway必威官网】复活军国主义又进而,被申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