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首提限制使用

  8日晚,约5000名日本民众聚集在东京日比谷公园,反对安倍政府试图通过修改宪法解释来解禁集体自卫权,认为这一做法是使日本宪法第九条名存实亡的暴行。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大江健三郎在集会现场表示,安倍政权正在以非民主的形式破坏日本坚持了67年的精神,为了维护下一个时代的和平与民主主义,日本民众必须通过集会游行等形式来反对安倍政权。

      围绕日本国会众议院选举(12月2日发布公告—14日投计票),日本在野党方面正在积极行动,希望将解禁集体自卫权和特定秘密保护制度作为此次选举争论的焦点。其意图是避免将争论锁定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自民党总裁)提倡的“安倍经济学”等经济政策,而是要扩展至被视为“安倍政权强行决定”(民主党高官)的政策,以增加进攻阵地。而自民党则正在积极突出安全保障法制等。  “安倍政权的政治姿态才是最大的问题。根据内阁的单独意见就决定了修改宪法解释”,民主党代理党首冈田克也11月26日在埼玉县所泽市发表街头演说时如此强调称。  民主党并未直接指责修宪,而是对安倍仅凭内阁决定就“拙速”通过解禁集体自卫权这一点进行了批评,进而强调称允许行使武力的范围有可能无限扩大。称此举“违反立宪主义”,要求取消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决定。  维新党认为,日本政府通过内阁会议决定的行使武力的新3项条件模糊不清。该党的共同代表江田宪司指出:“在波斯湾排除水雷等问题上,自民和公明两党的见解存在温度差”,将对两党为优先达成执政党协议、而在不磋商具体事例的情况下作出决定的姿态作出批评。而一直强调解禁必要性的次世代党则主张,在安保基本法的制定过程中,应将相关条件法制化。  围绕解禁集体自卫权,在7月的内阁会议上作出决定之后,在各项舆论调查中,安倍内阁的支持率均出现下滑。在野党认为在众议院选举中,这将成为对执政党展开攻势的材料,民主党党首海江田万里26日表示:“当然将作为争论焦点”。  日本国会议员团政调会长片山虎之助(维新党议员)表示,维新党在立场上虽然“与安倍政权没有明显差异”,但认为在此次选举中不得不显示出对立姿态。  不过,即使在民主和维新两党内部,也存在赞成通过政府解释来解禁集体自卫权的论调,而且两党本身在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姿态上也存在差异。此外,与反对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日本共产党和社民党的两党之间也存在明显温度差。

      日本安全保障相关法案7月28日开始在参议院进行实质性审议。安倍政权希望通过参议院审议,尽可能具体地介绍日本周边安保环境发生了巨变,以让该法案获得更多国民的理解。在野党的民主党等主张,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安保法案违反宪法,破坏了法律稳定性。在法案审议的第一天以各持己见。       在参议院平和安全法制特別委员会上第一个提问的是执政党自民党的佐藤正久。佐藤是前自卫队官员,被称为“胡须队长”,曾直接参与过伊拉克的人道主义救援活动,是一个与众不同的议员。佐藤说:“因为美国失去威慑力,中国正在尝试用力量改变现状”。佐藤的侧重点是对中国动向的担忧。指出中国正在南海填埋岩礁建设飞机跑道,建造配备雷达设施等的基地,就此询问日本政府的见解。防卫相中谷元回应称,“这对我国安全保障的影响不可否定”。          佐藤主张“在南海发生的事情未必不会在东海发生。并非事不关己”。此外还提到中国在东海建设的油气田设施,警告称“正好处于中国划设的防空识别圈的正中间。与尖阁诸岛(编者注:中国名为钓鱼岛)最近的直升飞机场就油气田。这个现实可不是别人的事”。       继佐藤之后,自民党的爱知次郎进行了提问,侧重点是进行核与导弹开发的朝鲜。两人都是用事例展示日本安保环境的变化,以此增加安倍力争通过的安保法案的说服力。       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和东京电视台在7月24日至26日进行的舆论调查显示,就容忍集体自卫权行使的安保法案,表示“反对”在本届国会通过的日本民众达到了57%,“赞成”的只有26%。       在众议院审理该法案执政党与在野党的提问时间比列是1比9,日本政府和执政的自民党认为自己想表达的事情没有表达出来。尤其是政府方面由于外交方面的考虑对安保环境的变化很能做出充足的说明,为此采取了自民党议员提问的形式。        不过,在野党民主党也紧追不舍。在特别委员会上进行提问的是代理干事长福山哲郎。他指出安倍政权作为承认集体自卫权的根据举出的1972年政府见解存在矛盾。        福山哲郎拿出的是1972年制定见解的时任内阁法制局局长吉国一郎在当年9月的国会答辩。吉国提及1959年“砂川事件”最高法院判决,认为“不能行使集体自卫权”。“砂川事件”也是安倍为通过安保法案而举出了一个例子。        福山哲郎认为安倍政权将结论解释为可以行使集体自卫权,不能让人理解。福山批评“为什么要破坏日本的法律稳定性”。福山哲郎还让现在内阁法制局局长横畠裕介回答提问,并对其说“最好辞职别干了”。        对此,安倍表示:“过了40年,国际环境有了很大的变化,为了守卫国民,变更的解释,这是在宪法内”。安倍还催促对方能提出替代案。        安倍用国际环境大变的说法应对“违宪”争论不知能支撑多久。虽然安保法案将在日本本届国会获得通过已没有什么悬念,但这关系到安倍内阁支持率的下行,安倍还在紧张着……

  安倍在解禁集体自卫权面临日本国内外激烈批评的情况下,8日提出“限定容忍”集体自卫权的论调。在日本富士电视台8日晚的节目上,安倍针对日本1959年的砂川事件判决表示,“非常明显,并未否定集体自卫权”,该判决所承认的“作为主权国家所固有的自卫权”中包括集体自卫权。日本《每日新闻》9日称,这是安倍首次表达出应该“限制地行使集体自卫权”的见解。

本文由betway必威发布于中华军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日经中文网,首提限制使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