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何必出头汗,国内仍有杂音

  西方的国际关系学十分发达,但我们不能不说,过度自信和自我中心感限制了西方精英的视野,他们现在应该抬起头来好好看看世界了。

习近平主席8日抵达莫斯科,将出席今天举行的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庆典并访问俄罗斯。在西方主要国家领导人集体缺席5·9庆典的时候,“中俄走近”备受西方舆论关注。然而它们的解读却戴着旧时代的眼镜。 西方的分析大多是同一个套路:先假设中俄两国在走向“同盟”,然后再罗列中俄之间的各种“矛盾”和“互疑”,证明中俄其实是彼此潜在的“对手”。这些论述在每个方向上都很夸张。 西方、尤其是美国对中俄关系似乎颇为焦虑,存在着中俄或会走向结盟的持久担心,因而很希望中俄之间出现一些“深层问题”上浮。它们满眼都是中俄拥抱和疏远的相反信号,导致严重自相矛盾的结论。 其实中俄关系充满了正常的元素。两国充分发展了睦邻友好及合作,并将与对方的关系置于战略突出位置。值得指出的是,两国相互的战略重视也首先基于自然原因,因为两国互为边界最长的陆地邻国,两国历史上的对立给双方留下了深刻教训。中俄形成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过程经历了苏联解体后俄外交思想的动荡过程,但两国关系的上升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一直很顺利,它在很大程度上是自然积累的结果。 国际战略格局的变化的确推动了中俄走近,但这种推力不是万能的。中俄两大国越来越紧密,相互尊重和妥当处理各种分歧的基本态度更像是决定性的。大国关系本来就都应当是这样的,只是中俄做到了这一点,许多其他大国之间没有做到,所以中俄关系十分显著。 中俄一再声明“结伴不结盟”,两国真是这么想的。中国很重视同西方的关系,俄罗斯同样不想同西方搞僵。中俄战略合作不具有排他性,对这种朋友多多益善的处世哲学西方似乎很难理解。美国和其他西方主要国家都习惯了排他性结盟,而且它们的同盟关系往往潜含着对第三方的攻击性。对西方来说,朋友好像必须要有敌人来衬托,只交友不树敌不可能成为现实的政策。 我们怀疑,那些研究“中俄结盟”的西方精英在内心深处有着对中俄挥之不去的敌对意识。是他们心中的阴暗造成了自己的焦虑,担心“中俄结盟”成为他们认识世界的一种方式。他们注定活得很累。 21世纪应当是结束“联盟政治”的时代,坦荡的、有力量的大国尤其应抛弃结盟思维。美日等仍在升级同盟关系的国家应当在中俄新型合作关系面前感到惭愧,它们应当想想,如果世界上有更多国家学着它们的样子搞出种种军事同盟,那么将有什么样的混乱和灾难等着人类。 中俄两国都从彼此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中受益了,而且没有一个国家可以证明它从中俄这种关系中受害了。由于中俄关系在整个国际关系中是一种庞大的存在,它对地缘政治以及国际关系文明的影响力都是显著的。 一些人宣扬中俄友好只是“权宜之计”,这是基于老思维的看法。时代在前进,这种前进的锋线不光是西方,新兴国家成为新的实践活跃区。规则不是一成不变的,大国政治游戏的经济和文化基础不断进化。中俄关系会成为21世纪大国关系的典范,历史是开放的,真实的答案将有目共睹。

  “蜜月”“新联盟”“全面战略协作伙伴”“政治经济合作2.0”……中俄元首会晤、莫斯科红场阅兵、中俄地中海联合军演,中俄两国关系随着新近的“三部曲”再次升温,定义两个国家关系的词汇在世界各地媒体上大量出现。俄罗斯《晨报》11日称,“俄罗斯与中国再次成为永远的兄弟”。

  中俄双方在地缘上相邻,历史告诉我们,两大强邻难免有一些自然的戒备,结盟不如结伴。中苏当年结过盟,但那次结盟的教训同后来两国敌对的教训一样深刻。纵观始于上世纪50年代北京莫斯科关系的风风雨雨,中国人真心认为今天的中俄关系是“两国历史上最好的关系”。我们相信俄罗斯人大概有同样的认识。

  中俄海军的地中海联合演习昨天开启,它被多方冠以“中国海军距离本土最远的一次演习”“中俄第一次在地中海联合军演”等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被北非、西亚、欧洲环抱的地中海与中国距离超过万里,但实际上并不遥远,2011年利比亚战争曾迫使中国派舰撤侨数万人。此次军演之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8日访俄双方签署几十项合作协议,9日习近平出席莫斯科胜利日阅兵式,三部曲使中俄关系再度迅速升温,对已经是“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中俄,用什么新词汇描述这种亲密让世界许多媒体感到“为难”。

  

  中俄为何不需要军事联盟?俄罗斯科学院远东所副所长卢贾宁曾为俄罗斯卫星新闻网撰文解释道,在俄罗斯,一些专家强调,有必要充实2001年签署的《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这份基础性文件,主要涉及的内容是第九章:有关一方遭到他国入侵中俄两国的磋商机制问题。他说,中俄领导人2014年曾进行澄清:暂时不准备构建新的“中俄大二角”。莫斯科和北京认为,目前的战略伙伴关系,无论从政治上还是功能上都完全符合各方利益。

  对中俄关系的复杂议论在两国内部也有。1991年俄罗斯就选择了西方式制度,虽然实际运行时权力中心比较突出,但制度上已经西化。中国已经市场化多年,社会也有多元意见。在中俄各自国内都能听到主张警惕对方的声音,构成了围绕中俄战略伙伴关系又一层舆论上的复杂性。

  BBC10日用“大单”测量中俄的合作之密,报道称,习近平在莫斯科期间中俄签署总价值为250亿美元的32项大单,内容从基础设施到债务合作,并涉及飞机与高铁等项目。还有称俄联邦航天署与中国卫星导航系统委员会签署了关于俄罗斯格洛纳斯卫星导航系统和中国北斗导航系统的兼容性的联合协议。香港“亚洲时报在线”则聚焦“中俄在欧亚达成谅解”。报道称,中俄签署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和欧亚经济联盟建设对接合作的联合声明,这具有历史性意义,彰显中俄伙伴关系在政治层面达到的空前高度。

本文由betway必威发布于中华军事,转载请注明出处:西方何必出头汗,国内仍有杂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